责编:桂亚兰    
2016年7月13日,在英东学术会堂,北师大党委书记和校长出席了香港实业家邱季端6000件藏品捐赠仪式,并当场宣布成立北京师范大学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同时任命邱季端为上述两机构的首任馆长与院长。上述消息传出后,国内艺术收藏界一片哗然,这些捐赠品的真假性成为业界争议的焦点。

6000件古陶瓷入藏北师大 被命名为“京师瓷”

2016年7月13日,6000件古陶瓷藏品入藏北京师范大学,该校将之命名为“京师瓷”。据北师大校长董奇透露,北师大将建中国古陶瓷博物馆展示“京师瓷”,这将是我国高校首个古陶瓷博物馆。古陶瓷藏品由北师大中文系1962级校友邱季端捐赠,以支持和推动北师大传承、研究中国古代文物,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详细]

这6000件未经鉴定的瓷器能被命名为京师瓷吗?

捐赠如此数量属于文物范畴的“古陶瓷”,并由北师大校长宣布“清华有清华简,北师大有京师瓷”,直接命名这些未经正式鉴定的瓷器为“京师瓷”,就不再是单单关乎一所高校声誉的事情了。此事涉及到文物界、古玩收藏界、古陶瓷研究等诸多领域。“京师瓷”倘若是如宣传所谓均为精品古陶瓷,必须首先在学术上能站得住脚,且要经得起各种质询。[详细]

北师大获捐6000件“京师瓷” 藏品真实性遭质疑

近日,国内收藏家邱季端在北京宣布将其收藏的6000件古陶瓷捐赠给母校北京师范大学的消息传出后,引发业界热烈争议。有部分业界人士质疑这6000件藏品的真实性。在微信朋友圈中,一篇标题为《北师大获捐宝物毛估市场价1.2万亿!——如果都是真的》的文章在流传,该文以邱季端曾经在部分场合展示的藏品陶瓷图片,与拍卖场、故宫等博物馆中出现的古陶瓷进行比对、估值,从反面质疑邱先生所捐赠藏品的真实性。[详细]

“京师瓷”的北师大博士生被校方约谈 似曾相识的捐赠争议

北京师范大学校友邱季端向北师大赠6000件“京师瓷”事件继续发酵。7月30日,北师大博士生刘昕鹏给北师大校长董奇写了一封公开信,希望学校就邱季端捐献6000件古陶瓷并成立博物馆一事进行专项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8月1日晚,刘昕鹏致电澎湃新闻记者,他被通知前往学校教育学部分党委书记李家永办公室面谈。在刘昕鹏进入李家永办公室谈话期间,澎湃新闻记者等在了李家永所在的三楼办公室门外。[详细]

6000件“京师瓷”鉴定待破局

这次“京师瓷”事件发生后,很多热心人士建议由一方或多方联合组建专家团,结合科技仪器进行鉴定介入。用意是好的,可惜仍然无法解决最根本的公信力问题,且不说专家出现分歧之后怎么办,单是专家团的构成就难以令人信服。
[详细]

北京市文物局:尚未收到鉴定申请

北京市文物局在《南都》报道中的回复称:尚未收到任何单位和个人关于设立该博物馆的备案申请,也未接待任何单位和个人的相关咨询;同时,尚未收到任何单位和个人关于这批瓷器认定的申请,也未接待任何单位和个人的相关咨询。[详细]

文博专家:必须先鉴定真假

关于鉴定,浙江工商大学教师、美术学博士闻松则更进一步指出:“既然是博物馆,就必须对所入藏品作出正式鉴定,即由国家文物部门组织相关专家进行鉴定,而不是由捐赠方指定。”并解释说:“古董圈有专门‘杀猪’(以假货坑人)之谓,尤其是蒙富商……[详细]

捐赠者:将做4道鉴定

2016年8月2日,《厦门日报》刊载了邱季端对质疑的回应,称“质疑者没有见到捐赠实物,仅凭猜测和网上流传的几张照片就妄下结论,这是非常草率的”,并提出会在正式捐赠之前经过四道鉴定:“首先,我会在自己所有的藏品中亲自挑选一遍……[详细]

监督机制缺乏

邱季端不是普通校友,他是北师大校友总会的副会长。在此之前,他多次对母校进行捐助,最大的一笔是2008年奥运前,如今,在北师大校园,邱季端体育馆是最醒目的建筑之一。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特殊身份,北师大校方在与他的合作中非常放心。最近几年,中国高校特别重视校友捐赠,这不但是筹集办学资金的好办法,也是大学排名的一个硬指标。类似校友富豪榜这样的榜单,也有很大传播率。大学开始宠爱那些有钱的校友,尤其是校友会,特别重视他们的感受。 这些都挺正能量的,但是,校友的捐赠以及以各种名义与母校的合作,却往往缺乏相应的监督机制。宣布对母校进行大额捐赠的人不少,各种仪式搞完,传播效应十足,但是口惠而实不至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对于后续资金不到位的捐赠,学校既不愿把丑事公开,也不会起诉捐赠人违约。某种程度上邱先生捐献文物怕是也属于这种类型,本来是皆大欢喜,只是校方宣传得太过不可思议,才遭遇到互联网时代特有的信任危机。[详细]

流通有悖常理 “京师瓷”或将打破收藏格局

可以预见,经过媒体一波争论,邱季端先生对古陶瓷捐赠的决定会更加慎重,在鉴定环节上必然会更加注重科学。北师大中国古陶瓷博物馆的建成是民间收藏的一个里程碑,它将会起到样板的作用。它还有一种重要的引领性,就是明确民间收藏的古陶瓷的种类和数量。无论从民间藏品的良性交易,或是对民间文物的保护角度出发,都会产生积极意义。如果我们明确民间遗存着大量出土文物,在鉴定和征集上必然要考虑相关的保护措施,这必将推动相关的法律法规的修订和建立。在面临数量庞大的古陶瓷精品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下,必然会催生较高层次的科技鉴定攻关,从而形成一整套认证体系。[详细]

张捷:京师瓷大批假货有可能但未必全是赝品

张捷进一步分析认为,如果是收藏的行外人去捐助大量的文物的话,里头有大笔假货的可能性是可能有的。但是说里面一个真的都没有,也不太可能。现在我们文化要发展,民间蹦出了很多瓷器,原来是孤品,现在变成很多。原来说孤品的现在就要说其他的都是假的。因为有些时候对于行内人来讲,他会故意的把一些真品就说成是假货,来保持他的孤品的价值,甚至还有不良的商人想借此希望偷偷地把它当假货买过来,换过来,你真捐到学校里头,这中间的故事多了,是否中间被谁倒了手也不知道,这里头的门道多很难说清。[详细]

大学博物馆的源初

大学与博物馆之间的关联古已有之。博物馆萌发于人类收藏和展示的本能,正恰恰合于学术团体追求广博知识的本质。根据考古学家的考察,公元前6世纪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明,在其乌尔古城(Ur)遗址中,就包含拥有展示厅的学校,这大概可算是已知最早的大学博物馆雏形。公元前4世纪,传说著名的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将东征西讨所得的众多优乐国际与标本交给他的老师——同样著名的亚里士多德,供其收藏研究。亚里士多德将其中的植物标本藏于“亚里士多德学园”用来教学与研究,很可能就是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植物的分类法。[详细]

大学博物馆在中国

我国的大学博物馆则兴起于晚清。1905年,近代实业家兼教育家张謇将建设中的通州师范学校公共植物园规建为“博物苑”,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公共博物馆,而“博物苑”又隶属于通州师范学校管理,或可算作我国大学博物馆的雏形。[详细]

亟需完善的中国大学捐赠制度

伴随经济腾飞,中国也在朝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迈进,而大学教育事业的发展乃是其中关键部分。不同于美国顶尖大学主要以私立性质为主,中国的顶尖大学全为公立,主要的财政来源还是国家的拨款,而缺少美国同行所具备的庞大校友捐赠的资源。[详细]
优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