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驻马店市博物馆藏铜羊灯赏析 2017-10-12 14:44:13         来源:文物鉴定与鉴赏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一、铜羊灯的独特造型     驻马店市博物馆馆藏的铜羊灯,为东汉时期产物,照明用具,铜质,完整;通长13.7厘米、宽6.9厘米、高10.3厘米,重422克,驻马店市正阳县慎水乡李冢出土。整体卧羊形,羊首机灵的高昂着,目视前方,羊角大而盘卷,曲成环状紧贴面颊,额下胡须自下额垂至颈部;身躯肥圆,腹部两侧铸刻双翅纹饰;四肢健壮,前腿后跪,后腿前屈,臀部肥硕,短尾。羊的背部和身躯分铸为两部分,腹腔中空,用来存储灯油,羊脖后铸有活钮,臀后铸有提钮,羊背可以活动自如地翻开平放在羊头上,成为椭圆形内凹的灯盘,作子口。灯盘在靠活钮端设有小流嘴,宽1.2——1.6厘米,灯熄时,剩余灯油可沿小流嘴流入到腹腔内,羊背部与腹部相扣合,恢复为完整跪羊状。美观精巧、稳重古朴,恰到好处的表现出羊的温顺之性与安详之态,十分惹人喜爱。     二、灯具的起源、演进及燃料     灯具作为照明的承载物,伴随着华夏文明发展的脚步,一路从远古走来。最早的雏形是原始先民点燃的篝火,从篝火到火把再到专供照明使用的灯具,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定型化的灯具,多为陶制或铜制“豆”形灯,并开始使用“镫”;《尔雅·释器》即载有:“瓦豆谓之登。”郭璞注:“即膏灯也。”以柱相连,上为灯盘,下为底座,形制虽然简单,却是极具实用性的基本造型。秦汉时期经济持续的发展,灯具的日常应用更加广泛,制作技术也更加完善。汉代则是古代灯具发展的第一个高潮繁荣时期,以铜羊灯为代表的动物造型灯,充分利用动物的形体特征进行巧妙设计,栩栩如生、巧夺天工,既是一件实用性的生活用具,又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充分展现了汉代工匠的聪明智慧和精湛工艺。铜羊灯使用的燃料主要是动物或植物的油脂,是先将麻纤维缚成束浸在油内泡透,使用时再涂抹脂肪,古人称其为“膏烛”。     三、羊的驯养与发展     羊,在六畜中性最温善且略带几分愚情。羊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之一,除了易于驯化,最主要的是因为在农耕产生以前,原始先民仅靠采集和狩猎来维持基本生活,养羊不需要粮食饲料,只要有草就行。在我国许多地区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都发现有羊的骨骼或绘有羊图案的器物。夏朝养羊,有关文化遗址中发现的羊骨架可证实,但规模不得而知。殷商人养羊,已有相当的规模,出土的青铜器、玉器以及甲骨卜辞中都有文字明确记载。周朝的养羊业更为发达兴旺,《周礼·地官·牧人》记载有“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的官员——牧人的设置。羊更常用于祭祀和殉葬,《卜辞》记载祭祀时用羊达数百,甚至上千。《左传·襄三十年》载:“伯友死于羊肆。”注曰“羊肆市列”,说明周代已有专门出售羊肉的店铺。春秋战国,养羊更加普遍。《荀子·荣辱篇》中明确记载:“今之人生也……又畜牛羊。”汉时,羊既是肉畜又是力畜,可用来驾车。刘熙在其《释名·释车》中写道:“赢车,羊车,各以所驾名之也。”毕源注曰:“羊车,以羊所驾名车也。”据《汉书·卜式传》记述,河南人卜式牧羊十余年,得羊千余头,且致富不忘国家,资助贫民。还由牧羊总结出一套治国的经验,受到汉武帝的赏识,以小喻大,为牧羊史留下一段佳话,亦可知汉代的羊养殖业已很普遍了。总之,羊自古以来便与人类结下了不解之缘,它在华夏民族的心目中从来都是温顺善良的美好象征。     四、铜羊灯承载的深厚文化内涵     人们在长时期饲养羊的过程中,对其习性有了充分的了解,同时也延伸出诸多神圣的秉性和美好的寓意,主要表现在以下四点:     1.羊代表“吉祥”与“美好”。从古文字角度来说,古代“羊”与“祥”同。《说文解字》释曰:“羊,祥也。”“大吉羊”就是“大吉祥”。不仅羊字本身好,以羊为偏旁部首的字也好。比如“美、善”等合意字都是从羊那里引申出来的。《说文解字》释“美”曰:“从羊从大。”注曰“羊大为美”。以“羊、艹、口”为善,善与美意义相同。“真、善、美”的理想境界有两项与羊有关,三分天下有其二,总是被称颂就不足为奇了。同时在许多成语和民间习俗中,也经常以羊代表吉祥,如“三阳开泰”,“阳”与“羊”发音相同,通过借喻使抽象的观念变成具体的羊,因此又作“三羊开泰”,表示万物复苏、民安物丰、欣欣向荣的美好寓意。     2.羊是“法”与“德”的象征。古代羊是主要的祭祀用畜,以最隆重的祭祀仪式“太牢”“少牢”为例,前者是以牛、羊、豕作为三牲,后者只用羊、豕。羊被大量用于祭祀仪式中,顺理成章就成了具有通天职能的神灵之物。后世之人每当结盟约事、判定是非之时,都会以羊作为见证、作为判官。汉代董仲舒继承和改造了儒家思想,使儒学成为一家独尊的官学和统治思想。董仲舒认为:“羔有角而不任,设备而不用,类好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谛,类死义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故羊之为言犹祥与。”将各种美德集羊于一身,并将其知礼、知仁、知义的品德更加人格化,充满祥瑞之气。     3.羊是“孝道”的符号。《春秋繁露》中记载:“羔饮其母,必跪,类知礼者。”意思是说小羊羔非常懂得母亲的恩情,所以总是跪着吸奶。羔羊跪奶本是生物的一种自然属性,但在“以己度物”的原始思维下,人们本能地将其看作是感恩母亲的天性,赋予其孝顺敬爱的含义,因此“羊”被人们尊崇为奉行孝道美德的榜样代代相传。     4.羊是“神化”的时代载体。汉代是一个谶纬神学盛行、崇尚厚葬的时代,讲究“事死如生,事亡如存”的阴阳同换观念。羊通阳,阴阳交换,非常适合做随葬灯具的外型。不仅可以照亮黑暗凄凉的幽冥世界,也表达出汉代社会民众追求幸福、祈盼长生的美好愿望。     羊被赋予了诸多的优秀品性,不仅是先民的吉祥灵物,更是民族的道德象征。     五、铜羊灯是科技创新与艺术智慧的结晶     1.铸造工艺精湛。失蜡法铸造技术使铜羊灯艺术光华倍增,先用蜡料分别塑成羊身和羊背,再铸泥范,通过加热使内部蜡料流空,后将铜溶液注入,凝固后即可获得青铜铸件。使用失蜡法铸造的铜羊灯形体规整,立体效果好。     2.物理结构科学。从结构角度来看,铜羊灯是活轴连接的代表,采用分铸套合组装、铸接、榫接、活轴等方法,即便于加工,又易于使用、拆装、清洗和携带。结构设计方面,充分体现出工匠们的精巧构思和智慧。     3.大小尺度适宜。汉代人们的习俗是席地而坐,也就是今天的跪坐,小腿足部贴地向后,膝盖抵席,臀部叠压在脚后跟上,上体位随之下降。日常生活中人们使用的案、几、榻、灯具等都相应低矮,铜羊灯为满足人的视觉要求,其设计高度为10厘米左右,实用性较强。     4. 造型设计优美。铜羊灯充分利用羊本身的形体特征进行巧妙设计,非常写实并传达出羊本身的习性。简约、流畅的外型中蕴含深邃、凝重的内在美,体现了大气朴拙的风格,极具生活气息,给人一种亲切感。     历经千年的铜羊灯不因时间流转而褪色、不因埋藏地下而蒙尘,熠熠光辉,照耀千秋。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优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