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瑰丽的北朝陶俑 2017-11-13 13:31:36   作者:琴轼明      来源:收藏快报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北朝以来,随葬俑群的组合日趋固定,俑群大致可分三个组合:一组合是镇墓俑,包括两个镇墓兽(一为人面、一为兽面)和两个形体高大的按盾甲胄武士状的镇墓俑;一组合是出行仪仗,包括骑马的鼓吹乐队、甲骑具装、步行的属吏和仪仗队,还有背负箭的士兵,以及鞍马、牛车、驴和骆驼等;一组合是家内奴仆,包括持物或不持物的男仆女婢,歌舞和乐队,还有庖厨中蹲踞操作的女婢以及井、碓、磨、灶等模型。     北朝前期陶俑保留着浓厚的地域和民族特色,造型稚拙,人像仅具大轮廓,缺乏细部刻画,动物四肢粗矮,比例不协调。着甲胄的镇墓俑面目狰狞,但头大体矮,比例失当。侍仆舞乐均作鲜卑装束,除传统的鞍马和牛车外,出现了牵驼人和双峰骆驼的形象,反映出游牧生活的特征。     北朝晚期陶俑的制工精细,面相、体态由削瘦修长转向宽肥圆润,这时期对动物的塑造最为传神,特别是牛、马和骆驼,姿态逼真而富生趣,是北朝少见的杰作。西魏、北周的俑群发现的较少,造型较粗犷,面容浑圆,从中可看到隋代造像浑圆丰盈的渊源所在。古俑是中国古代明器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俑的使用是为了使死者能在冥世继续如生前一样生活,所以俑真实负载了古代社会的各种信息,对研究古代的舆服制度、军阵排布、生活方式乃至中西文化交流皆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弥补了同时期地面雕塑在种类及完整性上的重大缺憾,为我们勾勒出古代雕塑艺术发展的脉络以及历代审美习尚变迁的轨迹,成为了解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史不可或缺的珍贵实物资料。     最早的俑见于安阳殷墟商代王室墓中与人殉一同发现的双手绑缚的奴隶俑。至春秋战国时期,社会的进步终结了人殉时代,代替人殉旧俗的随葬俑兴盛起来。宋代以后,葬俗转易,尤其是焚烧纸明器在丧葬中的盛行,俑的使用骤减,至清初遂告绝迹。     俑的历史虽已结束,但它在中国雕塑史上涂抹的瑰丽色彩却如史诗般成永恒。     陶红袍男立俑(高56厘米,宽16厘米):男俑头戴小冠,眉、目、胡须均以墨线绘出,表情恬静,身着红色长袍,腰系白色绶带,脚穿黑色圆口平底鞋。色彩鲜艳,刻画细致入微、秀骨清像,造型生动、逼真。是北朝彩俑的杰出之作。     陶明光铠武士俑(高49厘米、宽13厘米、厚10厘米):为镇墓武士俑。头带兜鍪盔,身穿明光铠,束腰着裤,足穿靴。左手按兽面长盾,右手于侧面持物,握物已失。此俑体形较大,形象威猛,表现出北朝俑制作的写实风格。     陶男立俑(高29厘米,宽9.8厘米):为男性侍从。头带黑色便帽,面部丰满,施白色,细眉,长目,朱唇。眉目以墨色绘出,口上部及颌下有胡须。这种陶俑常见于长江下游的南京地区,为较典型的南方风格。     荩陶持笏女俑 高43厘米,宽12厘米 这件俑表现了一位北方游牧民族的少女形象。少女双髻盘于两耳侧,额顶两侧及发髻前部装饰的红点,代表头发上的饰物,发式别致。柳眉细目,嘴角处饰红点,脸颊下部和嘴唇的上下各以黑色点魇装饰,高鼻,面带微笑,活泼开朗的形象呼之欲出。少女的服饰来源于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轻便实用,便于骑射劳作。公元3—5世纪,是中国以汉族为主体的农耕文化与北方民族游牧文化交流碰撞的时期,这件女俑正是两种文明交汇融合的表现。     茛陶仪仗俑 高23厘米、宽6厘米 这组仪仗俑由八件陶俑组成,俑的服饰、功用各有不同,是当时较为典型的组合方式。这组俑中,有头戴风帽外披宽袖套衣的,有长衣束裤的,有头扎巾帻穿翻领长衣的,有头戴小冠穿圆领长袖褶衣的,反映了当时变化多样、丰富多彩的服饰文化。同时,也因其所持物品反映了其不同身份,有双手拥于胸前持长器械的兵士俑,有肩上背负囊带而以一手扶持的侍从俑,有身背箭囊手持弓箭(弓箭已经不存)的弓箭俑,有双手隐于袖中拥于胸前恭身肃立的文吏俑等。     茛陶骆驼俑 高25厘米,长23厘米 造型羸弱,略显稚拙。骆驼作为一种陶俑较多出现在北朝后期墓葬中,与当时东西方交流的日益紧密是密不可分的。骆驼的造型到唐代变得十分丰满,而且装饰也繁复了许多。     茛彩绘陶鞍马俑 高29厘米,长36厘米 为写实的战马形象。马的头部有三条束带,均是用泥条制成后粘接在马身上。马鞍下有彩色毡垫搭于马腹两侧,毡垫上饰有红色彩绘,为仿织锦图案,以几何纹样为主,色彩鲜艳。马首、颈上部及尾部以红褐色绘出鬃毛。     茛陶象奴俑 长39厘米、宽36厘米 :泥质灰陶,质地疏松。一象奴头戴尖顶小帽,屈腿坐于象背之上,驾驭大象,象与人的比例相当。象的憨态顺从,衬映出象奴的悠闲自得。这件象奴俑整体塑造和谐自然,拙中带巧。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优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