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人爱珍珠:夏朝时已成贡品 宋代培育出人工珍珠 2017-11-14 13:06:31   作者:卜松竹      来源:广州日报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在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二楼,有个常设的展览,展出历代各式各样的陶瓷枕头,很多人陶醉于它们的美丽和精致。不过博物馆里还有一件枕头是创下了纪录的,那是一件珍珠枕。     夏时已成贡品 何时初采未知     据西汉南越王博物馆馆长吴凌云等著的《西汉南越王墓多元文化研究》一书中的说法,珍珠枕出土于墓主头部之下,重470多克。珍珠并非正圆,是没有加工的天然珍珠,直径在0.1-0.3厘米左右。在头箱的一个大漆盒中还出土了4117克珍珠,珠粒较前者为大。这是中国考古第一次发现珍珠枕,同期的其他汉墓中一般只出土铜枕、玉枕、药枕等。     有考古学者言,汉代墓葬中,玉枕往往与其他玉器(玉衣或玉面罩、玉琀、玉握等)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殓葬玉器的组合。已发掘的两汉墓葬中,出有玉面罩、玉衣的墓中大多都有玉枕,其他墓葬中均未发现。这些墓葬的墓主多为诸侯王、列侯或高级贵族等。当年南越王墓的出土文物中有玉衣,却没有玉枕,而是丝囊珍珠枕和滑石枕。一些学者推测这可能是由于南越王虽然接受汉朝册封,但是又相对独立的缘故,因而丧葬习俗与中原稍有差异。     广州所在的南海沿海地区,历史上是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珍珠出产地。《淮南子·人间训》记载,秦始皇“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雎发卒五十万”进军岭南。南珠一直为世所重,是南越进贡中原的重要礼品。     据学者廖晨宏等言,我国大陆、沿海及部分河湖地区自古便以盛产珍珠闻名,而珍珠也因地理分布的不同而逐渐形成东西南北不同称谓,其中南珠和北珠最为有名。汉武帝平定南越国,于元封元年(公元前110 年)设立珠崖郡(辖今海南岛东北部)、合浦郡(辖今南宁、玉林以南及钦州、北海,广东湛江、茂名等地)。珠崖因“在大海中崖岸之边,出真珠”而得郡名。合浦郡“不产谷实,而海出珠宝,与交趾比境,常通商贩,贸籴粮食”,但因为合浦太守多贪污腐败,索求无度,珍珠“遂渐于交趾郡界”。所幸继任者革除前弊,才“去珠复还”。     这就是著名的“合浦珠还”的故事。珠徙交趾的传说,表明古人对过度捕捞导致珍珠资源枯竭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     以上可知,我国在秦代以前已经有珍珠利用,但未见采珠记载。也许这些珍珠,是从日常所得的珠贝中偶然发现。实际上,迟至上世纪中叶,广东、海南沿海居民还常在采捕珠贝时获得珍珠,但通常都是小如粟米,只能充作药用。1990年在合浦县白龙附近海面,采捞到一颗规格为1.12×1.55cm,重3.6克的珍珠,但这种“南珠王”是极为罕见的。所以,我国有意识采珠的起始年代目前仍无从确考。     广州是古代珍珠交易最主要中心之一     珍珠业是人类最古老的行业之一。据古籍《尚书·禹贡》记载: 公元前22世纪,即夏禹时代已确定珍珠为贡品,距今约4200-4500年。古代产珍珠的国家主要是中国、埃及、波斯、希腊和印度,但由于天然蚌的出珠率很低(仅万分之一),因此产量十分稀少,而且品质无法保证,主要碰运气。品相上佳的天然珍珠价值连城。晚至清代,赵翼的《檐曝杂记》仍有这样的记载:“……余尝见一颗(珍珠)重三钱,大如龙眼果,惜有黄晕如豆许,然已索价万金,若无疵,虽二万金不得也”。     广州在古代珍珠贸易上的地位特别重要。《史记》中记载,番禺(即今广州)“亦其一都会也,珠玑、犀、玳瑁、果、布之凑”,《汉书》和《后汉书》中均有汉代南海之边珍宝珠货贸易繁盛的记载,甚至有学者认为,对珍珠的渴求,是促使人们大力发展海外贸易的主要驱动力之一。唐代政府在广州设置市舶司以招徕海外的蕃舶,海内外的珍宝汇聚在广州。天宝七年(748年),名僧鉴真便记载“江中有婆罗门、波斯、仑等舶,不知其数,并载有香药、珍宝,积载如山。” 类似这样的记载还有很多,比如贞元十一年(795年),“日发十余艇,重以犀象珠贝,称商货而出诸境,周以岁时,循环不绝”等,以至有了“人来皆望珠玑去”的说法。     五代十国时期,统辖岭南地区的南汉统治者对采珠极为重视,不但强迫沿海居民去采珠, 而且扩大了采珠范围,所以产珠数量巨大。《南汉春秋》记载,南汉国主刘龑曾聚南海珍宝以为珠殿。昭阳殿以金为太阳,银为地面,屋檐梁柱上都装饰了银饰,殿下设有水渠,泡着珍珠,可见用量之巨大。其后主刘鋹进一步滥采,成立了一个2000人的采珠军事组织“媚川都”。其采珠方法,是“以索系石被于体而没焉, 深者至五百尺, 溺死者甚众”。这种残酷的方式争议巨大,所以入宋后很快被废止了。但宋代的采珠并没有停止,除了沿用潜水采捞方法外, 还采取了水面吊篮采捞的方法。     元代,朝廷组织的大规模采珠至少就有八九次,还在广州和廉州设立了专门的行政机构——采珠提举司。由于提举司所管的珠民有时多达几万户,采捕过频,对珍珠贝的破坏非常严重。明初在东莞县组织过一次采珠,从四月到八月采了小半年,只得珠半斤。而在经过明代的大规模官方采珠之后,到清代,南海沿岸的珍珠贝资源一度锐减至几乎无珠可采的地步。     最早的人工珍珠出自宋代     由于珍珠需求量大,中国也是世界人工培育珍珠最早的国家, 宋代庞元英所著《文昌杂录》,详细地记载了中国人工育珠的始创者和具体方法:“礼部侍郎谢公言有一养珠法……取稍大蚌蛤,以清水浸之,伺其开口,急以珠(系人工珠核——笔者注)投之,频换清水……经两秋,即成真珠矣”。简言之,就是将人造核插入母贝中,让其形成珍珠。这部书写于1082年,距今正好935年。南宋时,湖州叶金扬用褶纹冠蚌,培育成附壳的“佛象珠”,这又是历史上的一次重大发明。这种巧妙的技术在1725年第一次被介绍到欧洲,但在1772年以后才广为传播,引起广泛关注。从此,很多国外的贝类书籍,都记载了中国古人利用锡或其他金属培育佛像珍珠的故事。     明代的佛像养珠法,1734年辗转通过法国人殷宏绪传入了欧洲,然后于1881年传入了日本。1904年,御木本幸吉才成功地育成了有核珍珠,1946年又利用河蚌首次生产出无核珍珠。     20世纪40年代,日本珍珠业开始飞速发展,1966年,日本珍珠养殖场达到7000个,当年产量104吨。这期间的前后20年,日本珍珠的外汇收入达到20亿美元, 日本水产界为战后国家经济重建做出了重要贡献。1969年日本珍珠产量达到111.3 吨,成为历史最高年产量。但之后急剧下降,在1980年第一次被中国超过。之后中国长期保持着世界第一大珍珠生产国的地位。
编辑:小萌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优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