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清书画的正统与野逸 2017-11-30 15:33:22   作者:冯钰      来源:信息时报    已阅读
  明末清初的文人画坛上,有两个风格迥异,但影响力都极大的画派。这两个画派的代表人物,我们都挺耳熟——王时敏、王鉴、王原祁、王翚四位互为亲友的王姓画家合称“四王”,深受董其昌影响,技法功力深厚,画风崇尚摹古,在清代占画坛主流地位;而石涛、朱耷(八大山人)、弘仁、髡残(石溪)四位僧侣画家则合称“四僧”,以不拘一格、不守陈规、抒发性灵、奇崛出新闻名。

  于是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有些论者就认为,四王是御用画家,是墨守成规的主流与正统画派,重复僵化,与清代皇族和封建的保守观念合拍,是“文人画中的院体画”;而四僧则是面向自然、面对人生,代表了画坛创新与进步的力量。

  我得说,这样简单的两分对立,对我们欣赏画作并无裨益。艺术是多元的,并非非此即彼,支持一派打到另一派的过程。四王与四僧,同样是本民族传统文化艺术中重要的财富。

  对“四王”的山水画应予真实评价

  众所周知,董其昌在绘画思想上主要为“南北宗论”,把艺术比作禅宗,扬南宗,抑北宗,“以淡为宗,笔墨至上”。也就是倡扬文人画家,贬抑工匠画家、职业画家为表,而实际上却以重临摹、重笔墨、重心向、重真率为里。

  虽然四王总体上来说,走的是“入儒”之路,但我们也不能不看到,他们所渊源的这一传统,由王时敏与王鉴砥砺深化,再由王翚、王原祁进一步发扬,向着“半书法”方式的抽象化方向发展,运用视觉上各种对立因素如虚实、开合等去营造所谓的“心向”。最终达到“集其大成,自出机杼”。

  王时敏是“四王”之首,又是“娄东派”之先,少时得董其昌指授,取法“元四家”,以黄公望为宗,而偏于摹拟画风虚灵松秀,墨气醇厚,然而气势薄弱。

  王鉴为“虞山派”之首,远述董、巨,仿古作品更见功力。在山水画创作上讲究布局笔墨处处有传统、有来历,但是缺乏从写生中所获得创新。青绿一格,又独得其妙。

  王翚受益于前二王,又得力于前二王的推许,故名重一时,且影响深远。王翚具有坚实的临摹功底,“仿临宋元无微不肖”,“下笔可与古人齐驱”,但是又能“集古人之长,尽趋笔端”。他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取法自然, 因此,他的作品能有一定的生趣和真实感。

  王原祁最具个人特点,他以黄公望的浅绛为基础,所画山水有 “熟而不甜,生而不涩,淡而弥厚,实而弥清”的赞誉。

  我们对四王的艺术价值应给予真实的评价,这是任何学术研究领域都应有的治学的根本态度。

  我们不能因为“四王”的山水画出于摹古,就认为他们艺术价值不高。事实上“四王”还是各具面目的,如王时敏苍老中见秀嫩,王鉴则沉雄古逸,王翚是秀润沉着,而王原祁有韵味淳朴、笔墨古拙之趣。

  他们在画史上对传统画法的研究、总结的作用以及他们自身高深的学识,扎实的艺术功力是不能否定的,对于清代以及近当代画坛的深远影响,也是必须正视的。

  “四僧”同样也是面目各异,各有风格

  关于“四僧”,大家最熟悉的可能是冷寂孤僻、“白眼向人”的八大山人笔下的寒鸦,其实“四僧”同样也是面目各异,各有风格。

  弘仁喜欢仿“元四家”中的云林居士倪瓒,深造妙境,不过他虽然学宋、元各家,但又直师造化。疏淡意境与他身世凄凉的遭遇每每共鸣,注重以线条构造形象,笔墨瘦劲简洁。

  髡残山水同样是师法元四家,在学习传统基础上,重视师法自然。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山水中度过,经常驻足于名山大川,流连忘返。他喜用渴笔、秃毫,苍劲凝重,干而不枯,并以浓淡墨色渲染,使得笔墨交融,形成郁茂苍浑、酣畅淋漓的情趣,使画面产生雄浑壮阔、纵横蓬勃的气势。

  “四僧”中以石涛最为著名,他也是半生云游名山大川,“搜尽奇峰打草稿”,所画脱离画谱规范,笔墨恣纵,挥洒淋漓,洒脱自然。石涛的山水画,笔墨、构图、千变万化,风神灵动,代表着清代山水画的最高成就。除了创作之外,他也有画论提出,这就奠定了流派形成的基础——前面提到过董其昌的“南北宗论”,而石涛则提出“一画”论,大意是不必强求分野,“我自用我法”,充满禅学的辩证思想,为后人不断揣摩。

  与石涛相比,八大则以奇异为特色,他以花鸟画的结构和笔法写山水,不拘成法,笔墨苍劲圆秀,狂怪野逸,横扫画坛俗气。朱耷的花鸟画粗狂秃扁的笔调、阴沉惨淡的湿墨不计自然常态的形象,冷寂孤僻的环境处理以及不拘成法的构图布局,没有以往文人画那种优雅文静之意,而有几分粗乱、生硬、狂猛,从而造成一种生冷、苦涩、带刺的美,足以触人心弦。

  参考文献:

  1.刘建《中国美术史及作品鉴赏》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年

  2.李永林《中国古代美术教育史纲》 广西美术出版社,2004年

  3.黄宗贤《中国美术史纲要》 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

  4.贺西林,赵力编《中国美术史简》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

  微课堂

  中国山水画的种类

  从颜色或者绘画形式来分,山水画主要分为:青绿山水(金碧山水)、水墨山水(墨笔山水)、浅绛山水(淡着色山水)、和没骨山水。

  青绿山水 (金碧山水)——中国的山水画,先有设色,后有水墨。设色画中先有重色,后来才有淡彩。清代张庚说:“画,绘事也,古来无不设色,且多青绿。”青绿山水就是用矿物质石青、石绿作为主色的山水画,有大青绿、小青绿之分。前者多钩廓,少皴笔,装饰性更强。代表人物是李思训和李昭道父子。代表作《江帆搂阁图》。元代汤垕说:“李思训著色山水,用金碧辉映,自为一家法。”南宋有二赵(伯驹、伯骕),以擅作青绿山水著称。

  金碧山水则是在石青与石绿作为主色的基础上,多加了泥金一色。泥金一般用于钩染山廓、石纹、坡脚、沙嘴、彩霞以及宫室、楼阁等建筑物。

  水墨山水 (墨笔山水)——纯用水墨的画法,充分发挥墨法的功能,取得水晕墨章、如兼五彩的艺术效果。代表人物王维,代表作 《雪溪图》。

  浅绛山水(淡着色山水)——“浅绛”是中国画术语,指以水墨勾画轮廓并略加皴控,以淡赭(有时也加以花青等冷色彩)为主渲染而成的山水画。这种画法起源于元代,代表人物是黄公望(字子久)。

  而陶瓷界也有一个名词叫“浅绛”,是指晚清至民国初年流行的一种以浓淡相间的黑色釉上彩料,在白瓷胎上绘出花纹。代表作《天池石壁图》 《溪山雨意图》 《九峯雪霁图》《富春山居图》《富春大岭图》 《水阁清幽图》 《丹崖玉树图》等。

  没骨山水——“没骨”是中国画技法的名称,指不用墨线勾勒,直接以彩色描绘物景。用这种方法画出来的山水画,就称“没骨山水”。代表画家:张僧繇、杨升、董其昌等。代表作《寿苏室图》。

  从技巧来分,则可以分为泼墨(粗笔)山水、工笔(细笔)山水、写意山水等,观其名可知其意,就不一一介绍了。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优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