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道家辟邪术传入日本后被误抄 发展成忍术口诀 2017-02-04 16:00: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已阅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看过日本动漫《火影忍者》的人一定对“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句“咒语”有所印象,片中忍者通过默念这9个字,外加快速变换的手势,便释放出惊人力量。     其实,这“九字真言”出自我国东晋时期葛洪所著的《抱朴子内篇·登涉》。书中这样叙述:“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意思是说,常默念这9个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恶。这是道家进入山林时的护身辟邪之术。传入日本后,这句话被误抄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并发展成了一种忍术口诀。     说到这部《抱朴子》(内篇、外篇各一书),在一些人的概念中,它就是本“神神叨叨的书”。的确,如果你对手拿拂尘的道士、对那些神秘的方术感到好奇的话,这一部堪称“入门书籍”,可以帮你了解道教。其《内篇》的核心内容就是论述修道成仙之路,可谓魏晋时期神仙方术的集大成者。书中十分接地气地向人们讲述各种“修仙”之法,并大量引用古籍事例和形象的比喻,使这本“高大上”的书十分亲民。如今用科学的眼光看来,修道成仙是无稽之谈,可在1000多年前,这样的信仰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精神依托。     作者葛洪本人也颇有些神秘色彩。首先他有个可以瞻仰的叔祖父——葛玄。这位道教祖师级人物,常年隐居在南京江宁方山,传说晚年身穿道袍,手拿“仙草”,白须垂拂胸前,行踪飘忽,来去丛林间,当地百姓称他为“葛仙”。作为从孙,葛洪拜了他的徒弟郑隐为师,学习炼丹术。后来,葛洪也曾到方山,用葛玄亲建的洗药池、炼丹井等物继续炼丹修道。     《抱朴子》这部代表作,葛洪是于东晋建武元年(317)在建康(今南京)完稿的。因为书中有许多“神仙家言”,这部书自传世以来,深受历代学者的关注,而对其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明人朱健在嘉靖鲁藩本《抱朴子》序中写道:“抱朴子者,内精玄学,外谙时政,汉魏以来,无其伦也。若泥而论之,则千载之下,《抱朴子》含冤多矣。”     这部书名用的是葛洪给自己取的号。“抱朴”二字最早出于《老子》,指内心淳朴,不为外物所诱惑。关于自号“抱朴子”的原因,葛洪是这样解释的:“洪期于守常,不随世变,言则率实,杜绝嘲戏,不得其人,终日默然。故邦人咸称之为抱朴之士,是以洪著书,因以自号焉。”     葛洪看重率实淳朴的品格,在写书时也并不都玩虚的。《抱朴子》一书记载神仙理论、仙道方术和法术的同时,也详细记载了他与“天命”抗争的研究成果——长生修炼术和养生术。古人炼丹的过程,发现了一些物质变化的规律,这就催生了古代化学,同时也丰富了古代医药学的宝库。因为集魏晋炼丹术之大成,葛洪的这部书也被视为“中国为世界科技史贡献的一颗璀璨明珠”。     详细记载炼丹术,提供诸多可靠史料     葛洪一生著作宏富,可惜大部分亡佚,幸亏《抱朴子》留存下来了。书中关于古代炼丹实验及成就,主要集中在《金丹卷》和《黄白卷》中。     据南京文史专家杨永泉介绍,其中《金丹卷》所涉及的药物有铜青、丹砂、水银、礬石、牡蛎、雄黄、雌黄、滑石、赤石脂、胡粉、赤盐、慈石、曾青、石硫黄、太乙、余粮、珊瑚、云母、黄铜、铅丹、丹阳铜、淳苦海等22种。同时,不仅提及了《太清丹经》、《九鼎丹经》、《金液丹经》外,还具体介绍岷山丹法、务成子丹法、羡门子丹法等。     古代道教的炼丹术是现代化学实验形成的前提和基础,《抱朴子内篇》对炼丹术提供的可靠史料,有些记载内容是前人从未提及的。如《黄白卷》中“金楼先生所以青林子受作黄金法”的成分、方法及过程就相当详密,十分难得。     书中还具体描写了炼制金银丹药等过程中的多方面化学知识,也介绍了许多物质性质和物质变化。他发现了汞的氧化还原反应:“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即指加热红色硫化汞(丹砂),分解出汞,而汞加硫黄又能生成黑色硫化汞,再变为红色硫化汞,这个试验的描述说明古人已发现了化学反应的可逆性。又如“以曾青涂铁,铁赤色如铜”,就描述了铁置换出铜的反应。     “治未病之疾”,强调预防的重要性     道教的核心是追求长生不死和成仙,故此修炼过程中积累了大量有关医药养生、祛病延年、保健强身的知识与方法。作为道教学者,葛洪同时也是东晋时期有名的医生,是预防医学的介导者。     在《抱朴子》中,葛洪对东晋以前神仙家养生之法进行了总结。他强调“至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医之于无事之前,不追之于既逝之后”。这可是十分超前地强调了预防疾病的重要性呢,为后世中医学“防重于治,以防为主”的思想雏形。虽然书中不乏夸大成分,但葛洪提倡的一些养生观念对现今社会仍有深远影响,为现代人对养生的追求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具体方法。     在《抱朴子》的《极言卷》中:葛洪从细节入手,列出日常生活注意事项,作为起居座右铭:     “养生之方:唾不及远,行不疾步。耳不极听,目不久视。坐不至久,卧不及疲。先寒而衣,先热而解。不欲极饥而食,食不过饱;不欲极渴而饮,饮不过多。不欲甚劳甚逸。冬不欲极温,夏不欲穷凉;大寒,大热,大风,大雾,皆不欲冒之。五味入口,不欲偏多。卧起有四时之早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     四字为句,朗朗上口,所述观念和现在社会推崇的健康生活方式不谋而合。     在葛洪写的医书中,不少方子中都用到了酒,但他对于过量饮酒是非常反感的。在《抱朴子·酒诫》中,他写道:“夫酒醴之近味,生病之毒物,无毫分之细益,有丘山之巨损。君子以之败德,小人以之速罪……”这是在劝导世人,少量饮酒有益于身心,但饮酒过量就可能会妨碍大事。     《抱朴子》的《仙药卷》中还详细记载了大量中草药名和单方,包括许多草木药的形态特征、生长习性、主要产地,以及入药分量和医治作用等,成为中国古代医药学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编辑:小明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官方微信
中国文物网

小文
微信
微博
手机应用 手机应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闭
优乐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