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江山图》遭质疑是伪作?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推出“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9月开幕后,一直是文化界的热门话题,展览虽是对中国青绿山水画的梳理,但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成为了展览86件(套)展品的焦点,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虽已在10月底收库,但对于《千里江山图》的探讨和解析成为了学界的又一话题,此前曹星原教授《王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国宝之路》(以下简称“曹文”)一文认为这幅作品可能出自明清人刻意作伪,也并不认为十几岁的人就画不出那样的画。但本文作者韦宾认为曹星原文中很多细节经不起推敲,“澎湃新闻·古代艺术”特刊载“《千里江山图》研究中的文献使用问题—— 《王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国宝之路》读后”一文,仅从“曹文”文献使用的问题谈一下自己的见解:
  
  一 要核对原文
  
  首先,曹文没有认真核对征引文献。在文中作者这样引《石渠宝笈》:
  
  “画卷的前隔水、后隔水、画心等各处留下了许多梁清标的书画收藏印:“跋中卷前‘缉煕殿宝’一玺,又‘梁清标印’、‘蕉林’二印。卷后一印漫漶不可识。前隔水有‘蕉林书屋’、‘苍岩子’、‘蕉林鉴定’、三印。”
  
  ‘河北棠村’二印。押缝有‘安定’、‘冶溪渔隐’二印。引首有‘蕉林收藏’一印。溥光的跋上有‘梁清标印’、‘玉立氏’二印,后有‘苍岩子’、‘蕉林秘玩’、‘观其大略’三印。”
  
  在曹文中,凡作者引原文的地方,都用了双引号,据此判断,这段也应作为原文征引使用的。我们不妨看一看《石渠宝笈》原文如何。《石渠宝笈》卷三十二《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一卷(上等余一)》:
  
  素绢本,著色画,无款。姓名见跋中。卷前缉熙殿宝一玺,又梁清标印、蕉林二印。卷后一印漫漶不可识,前隔水有蕉林书屋、苍岩子、蕉林鉴定三印。
  
  后隔水蔡京记云: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踰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有梁清标印、河北棠村二印。押缝有安定、冶溪渔隠二印,引首有蕉林収藏一印。
  
  拖尾金溥光跋云:予自志学之岁,获睹此卷,迄今已仅百过,其功夫巧密处,心目尚有不能周遍者,所谓一回拈出一回新也。又其设色鲜明,布置宏远,使王晋卿、赵千里见之,亦当短气,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具眼知音之士,必以予言为不妄云。大德七年冬十二月哉生魄昭文馆大学士雪庵溥光谨题。
  
  前有梁清标印、玉立氏二印。后有苍岩子、蕉林秘玩、观其大略三印。卷高一尺五寸九分,广三丈七尺二寸九分。(《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25册第304页)
  
  曹文在引了所谓《石渠宝笈》的内容后,紧接又将错就错地说“跋中卷前”云云,很显然,曹文并未核对原文。(网络文字未见注释,或者是转引,但也不应该。)且“跋中卷前”,显然也应是“跋中,卷前。”《石渠宝笈》并不难找,转引是不合适的。但遗憾的是,很明显,作者确实没有去核对一下。
  
  其实,稍有文字常识,即可看到这段引文是夹杂了白话文的文言文,在《石渠宝笈》中不可能出现。如果看过《石渠宝笈》,也应判断出这种著录方式是不对的。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二 如何理解“小景”?
  
  蔡京跋后有溥光跋。跋文曰:
  
  予自志学之岁,获睹此卷,迄今已仅百过,其功夫巧密处,心目尚有不能周遍者,所谓一回拈出一回新也。又其设色鲜明,布置宏远,使王晋卿、赵千里见之,亦当短气,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具眼知音之士,必以予言为不妄云。大德七年冬十二月哉生魄昭文馆大学士雪庵溥光谨题。
  
  而如何将溥光的跋定为伪作,是曹文成立的关键之一。作者主要抓住“小景”作文章。她说:
  
  再次细细推敲这个跋文也感到矛盾重重,一方面他对作品形容为“功夫巧密,设色鲜明,布置宏远。使王晋卿,赵千里见之亦当短气。”另一方面又说这件作品是“丹青小景”。难道溥光看到的不是我们看到的这件长达十一米多,宽达三分之一真人尺寸的巨幅作品吗?难道他看到的真的只是一张“小景”而不是我们面对的《千里江山图》吗?
  
  曹教授虽然没有明确解释何为“小景”,但从其文字中可以看到,她把“小景”理解为小幅面的画。
  
  阮璞先生有一篇《释“小景”》说:“小景是否缘画之幅面狭小得名?对此一问题,吾人惟有验证于宋人文献与画迹,始可得其究竟。须知小景之所以为小景,只系于题材、意趣、格法之有别于常画,而不系于画幅之必当狭小。自扇面小帧以至寻丈大幅,是小景即谓之小景,与画幅之广狭何涉?(中略)可见必以小幅、小帧诠解小景一辞,未免失之于皮相。”(《画学丛证》第208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98年)
  
  可以肯定的说,溥光自己的跋中,不可能出现文字矛盾,小景也绝非是曹教授理解的与“长达十一米多,宽达三分之一真人尺寸的巨幅作品”尺寸相反的小幅画。溥光的跋,毫无疑问讲的就是这个《千里江山图》。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三 “王之希孟”与“王希孟”
  
  “王之希孟”是曹文的标题,如果不是本文有解释,我根本就看不懂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关于王希孟名称来由,大体说与宋荦有关。清宋荦《西陂类稿》卷十三《论画绝句》:
  
  宣和供奉王希孟,天子亲传笔法精。进得一图身便死,空教肠断太师京。
  
  注谓:
  
  希孟天姿高妙,得徽宗秘传,经年作设色山水一卷,进御,未几死,年二十余。其遗迹祇此耳。徽宗以赐蔡京。京跋云:希孟亲得上笔法,故其画之佳如此,天下事岂不在乎上之作之哉。今希孟已死,上以兹卷赐太师臣京,展阅深为悼惜云。(《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323册第135页)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千里江山图》尾的蔡京书跋
  
  根据这段话与蔡京墨迹比较,我们推测还有一种可能,即今天所见蔡京的墨迹并非全幅。其实,一般的画跋之后均有年月,如《石渠宝笈》卷十四贮《宋徽宗十八学士图一卷(上等黄三)》蔡京跋云:
  
  唐太宗得杜如晦、房玄龄等十八人佐命兴邦,(中略)今天下去唐又五百余岁,皇帝陛下睿智生知,追述三代,于是乡举里选、制礼作乐以幸天下,足以跨唐越汉,犹慨然缅想十八人,图其形,寄意于诗什,有“廱泮育贤今日盛,汇征无复隐蒿莱”之句,求贤乐士,可见于此,则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当如圣志,十八人不足道也。大观庚寅季春望,太师鲁国公臣京谨记。(《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24册第386页)
  
  蔡京这篇跋三百八十余字,通过议论唐太宗的政治,而盛称徽宗。后面有日期。这是一般画跋的基本规矩。至于何以《千里江山图》蔡京跋无时间,原因不得可知,但极可能被裁割掉了。宋荦的诗,应是有所据的,而非如曹文所揣测。
  
  关于今本蔡跋是被裁割的可能,有一证据。清安歧《墨缘汇观录》卷四《唐王维山居图》:
  
  相传宋政宣间,有王希孟者,奉传祐陵左右。祐陵指示笔墨蹊径,希孟之画遂超越矩度,秀出天表,人间罕有其迹。此幅或希孟之作,未可知也。闻真定梁氏有王希孟青绿山水一卷,后有蔡京长题,备载其知遇之隆,惜未一见。(《续修四库全书》第1067册第349页)
  
  这个著录说明,蔡京的题跋,是“长题”,且“备载其知遇之隆”,虽然“惜未一见”,但据今存蔡京墨迹和宋荦的诗对照,应该是极可信的。或者说,他原姓王,名希孟,本来就在蔡京的跋中,宋荦等人当时能见到,但后来被人裁掉了。
  
  另外还有一极重要的证据。清顾复《平生壮观》卷七《徽宗》:
  
  曩与王济之评论徽庙绘事,落笔若有经年累月之工,岂万机清暇,所能办济之?曰:是时有王希孟者,曰夕奉侍道君左右,道君指示以笔墨畦径,希孟之画遂超越矩度,而秀出天表。曾作青绿山水一卷,脱尽工人俗习。蔡元长长跋,备载其知遇之隆,今在真定相国所。予始悟道君诸作,必是人代为捉刀,而润色之,故高古绝伦,非院中人所企及者也。(《续修四库全书》第1065册第371页)
  
  这个著录也说“蔡元长长跋,备载其知遇之隆”,但它不是听闻,而是“今在真定相国(梁清标)所”,应该是目击。所以,王希孟之姓王,本是蔡京跋中的东西,应是没有疑问的,只是今天那些部分被裁掉了。如前所示,蔡京的跋中完全可能涉及为清政府所忌讳的内容(比如涉及辽金的问题),此图进入清宫之前,与这些敏感问题有关的文字被裁割掉是很正常的。
  
  而且特别要说的是,将“王之希孟”缩写为“王希孟”,在一般的汉语语法上也不对。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四 “小心求证”与“小心修正”
  
  长期以来,美术史界缺乏怀疑精神,不许提问,只许聆听,学术研究犹如宗教迷信,学术论文类如八股文章。曹星原教授敢于对司空见惯的问题提出质疑,这种精神是永远值得学习的。
  
  但是,如何做好这个工作,使学术研究在质疑中不断向前迈进,仍需做细致的逻辑梳理和可靠的材料整理。而文献的使用尤其重要。近些年来,美术史界有一股轻视文献的风气。有一次,我听一位著名的美术史家讲座,在他自己的PPT中有一段不足三百字的古代文献引文,这位来自著名大学的名教授,竟然读出了不下十次的错别字,我当时在场,可谓惊骇不已。
  
  在文献研究中,有时一字之差,可以影响全局。李白诗“白发三千丈”,有点古文献常识的人都知道,这诗不能直接理解为“白头发有三千丈长”。古汉语的特点,有很直白的,也有很晦涩委婉的。这要凭读者的经验来判断。但在这些年的美术史研究中,还真可能出现把“白发三千丈”理解成“白头发有三千丈长”的。在近期有关《千里江山图》的文章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如何理解蔡京跋中的“作”字,不同的理解可能引起不同的学术观点。又比如对溥光的跋的理解,我们需要的是整体观还是从局部问题出发,使材料为已有观点服务,都将涉及最终结论的可靠性。
  
  近些年,受欧美学风影响,美术史研究中“大胆假设”的论文出现不少。“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百年来受科学研究影响的一种人文学术研究方法。我自己将它改成“大胆假设,小心修正”,这个小的差别,在具体研究中可谓差之千里。前者容易成为材料为观点服务,后者则是观点跟着材料走。
  
  曹教授的方法,可以归于前者。当然,在缺乏怀疑精神的学界,曹教授善于质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但材料不能跟观点走。最近还有一些相关论文,材料很富,结论匪夷所思,也是材料跟着观点走的结果。现在检索技术很好,输入主题词,相关文献会跳出一大堆。这些文献那些可以用,那些不宜使用,是有讲究的。有人写文章贪大求多,有一点关系的文献,尽量罗列,以示其博学。其实,这些文献如果与论题没有直接的关系,大可没有必要都引出来,更不能就此信马由缰,任想像力驰骋,而忽略其逻辑关系。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责任编辑:思思
扫描此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中国文物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物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文物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中国文物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后30日内联系邮箱:editor@wenwuchina.com
相关推荐
  1. 西汉的未央宫
    1824 次浏览
  2. 馆藏汉代玉器欣赏
    3813 次浏览

月度排行

  1. 1七十二行古玩为大 古玩界的规矩
  2. 2中国援助阿尔巴尼亚始末
  3. 3四川乐山打掉两个盗窃文物团伙 涉及金额2...
  4. 4世界上最逆天的5大文物 一件非地球之物
  5. 5良渚玉器真假之辨
  6. 6马家堡街道“社区之家”非遗体验活动
  7. 7四川出土汉代银质子母印 鉴定为西汉刘越私...
  8. 8云南有4人在农贸市场兜售假古董被判刑
  9. 9展览让沈阳的文艺天空更加多彩
  10. 10皖北首次发现宋金时期瓷窑址

新闻速递

  1. 京津冀推广绿色植保器具
  2. 赴津冀养老医保补贴将打通
  3. 京津冀将部署新能源车测试基地
  4. 河北打造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
  5. 承德创建国家绿矿发展示范区 “双百行动”为生态
  6. 京津冀将首开12对短途快速列车
  7. 水城“世界鞭陀文化博物馆”通过世界纪录认证,为“世...

专题视点MORE

  • 原创推荐MORE

    1. 展巾帼力 识香制香 --西城区“巾帼苑”系列文化主...
    2. 之文课程——搭建中外文化与教育的沟通桥梁
    3. 巧手做胸针 温情扣心间-传统饰品制作活动在93号院...
    4. 最有文化的六一儿童节礼物就在93号院博物馆
    5. 匠心传承绘兔爷-93号院博物馆走进龙泉社区
    6.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让孩子们推动非遗创新
    7. 聚焦“文化和自然遗产日”:非遗探究式课程对学习力的...
    8. 相约“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见证孩子们的文化“蜕变”
    9. “古饰今生-中国传统饰品艺术展”开幕式在93号院博...
    10. 寻找胡同里的春天-史家小学传统文化体验走进93号院...

    精彩图片MORE

    1. 广西贵港考古大发现:旧城区挖出汉代护城壕
    2. 工笔山水的意境美
    3. 天津博物馆馆藏中国古代书画
    4. 广东省博物馆馆藏清代瓷器

    精彩视频MORE

  • 论站新帖MORE

    1. 首页
    2. 专题
    3. 图片
    4. 视频
    5. 原创
    6. 文博资料
    7. 古瓷档案
    8. 数据产品
    9. 书画
    10. 陶瓷
    11. 展览
    12. 非遗
    13. 论坛
    14. 文博
    15. 收藏
    16. 艺术
    17. 工作站
    中国美术大观网 | 中国艺术网 | 新浪安徽 文化艺术 | 中国优乐国际基金会 | 北京文网 | 辉煌艺术网 | 大河艺术网 | 书画圈网 | 腾讯儒学 | 中国互联热点网 | 琉璃厂在线 | 华夏收藏网
    环球文化网 |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 艺美网-艺美中国 | 中国书画典藏 | 楚天收藏网 | 雅昌艺术网 | 首都博物馆 | 苏州手工刺绣网
    优乐国际